關於部落格
情是花的香,爱是树的汁。
当全情成爱,佛便诞生在那里;
当全爱成情,菩萨就玉立在此处
  • 2350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比叡山行

          本來計劃上山時搭巴士, 下山就坐往大津坂本駅的纜車, 好遠眺琵琶湖景, 看來會泡湯了, 期望大霧待會散去, 情形會好轉!
         但是到達山上時卻是霧大雨更大, 想起2004年第一次上高野山,同樣也下很大的雨,看來,凡是我第一次上犀利勁的山,都會下雨唷! 2010年初秋去四國八十八霊場巡拝, 順便去石鎚山, 進到山裡時,大雨也是一直下不停!

     好在這會我有備而來,把五月份在四國買的那件雨衣穿上,再打個傘, 雨中漫步, 很悠悠地在橫川走了一圈。但是沒有去惠心堂和定光院, 惠心僧都源信最先修道念佛三昧行的地方,也是日本淨土信仰的發源地。橫川最著名的橫川中堂比叡山重要的景點地標,每當楓紅時節,來到橫川中堂前拍照,美不勝收。

         從橫川中堂走到鐘樓位置,就左拐去了元三大師御廟,也就是元三大師堂,由慈惠大師(元三大師)良元所創,因為慈惠大師是在正月三號過世,所以又被稱為元三大師,傳到現在元三大師這個名號反而比真名更廣為人知,元三大師時代是比叡山最為隆盛的時代,被稱為比叡山的中興之祖,元三大師堂於康保四年(西元九六七年)奉村上天皇之命,舉辦了四季的法華經講學,自此,元三大師堂春夏秋冬四季各會在此舉辦一次法華經的論議,所以又名「四季講堂」。 
     元三大師又名角大師,相傳元三大師進行禪定,思索當時疫病的起因時,身影變成有角的鬼,之後以此身形所繪的畫像可以除魔退疫病。因此稱元三大師為角大師。所見這裡讓信眾請的御守是角大師的身姿,主要保佑遠離疫病。
        元三大師也跟"竜之池"傳說有關, 竜池這裡供奉了弁才天 ~ ~ ~ 從一個不思義事掌故得知竜池的由來傳說古時這一帶有一條大蛇(我估計是洪水)常來擾攘,元三大師,也就是慈惠大師決心收伏它,對大蛇說:"祢真是那麼厲害的話, 就盡大變來看看",大蛇聽了就瞬間變得巨大,元三大師見狀,即刻讚嘆道 "真厲害唷!  但是祢不懂變小吧? 祢能夠變小後,停在我手心中就更厲害啦!" ,大蛇聽了就努力地縮小,直到停在大師掌中. 於是元三大師就將掌中的大蛇封印在 "竜之池"裡 ,叫大蛇乖乖留在池中修行~ ~後又有傳說,大蛇被弁才天收為部下 ,護佑途經往來的路人. 故竜池旁建有弁天神社--- 箸塚弁財天 ,以祈雨最為靈驗!
比叡山共有三處辯才天神社,分別是東塔の無動寺弁財天、西塔の箕淵辯才天、横川の箸塚弁財天。

返回巴士站搭十一點半的巴士到西塔
西塔有常行堂、法華堂(るにない堂),兩堂建築形式相同,以廊相繋。正面看去左邊是以阿彌陀如來為本尊的常行堂,右邊是以普賢菩薩為本尊的法華堂。傳說有力的弁慶以肩扛起連接兩堂的走廊下,因此又稱弁慶的にない堂。

走進西塔區首先瞩目的是常行堂、法華堂, 當走近連接兩堂的橋廊前, 還以為到頭了, 在雨中再仔細觀察,才發現從橋身下穿過後,還有一條路可行, 走沒幾步,沿石階路往下通往到釋迦堂, 釋迦堂前有很大一片明堂。釋迦堂也稱轉法輪堂,其內供奉本尊釋迦如來,現存最古的建築,原本乃三寺園城寺的金堂,豐臣秀吉在1596年移到這裡。
在釋迦堂參拝後, 決定不返回巴士站, 而走進高聳入天的杉樹林, 步行去淨土院,傳教大師最澄上人的御廟所。之後爬上很長一段石階坡,那比室生寺的鎧甲坂長三倍不止, 卻也同樣地凹凸不平。 接着路過弁慶水(弁慶進行千日閉關所汲水之處)和山王院,快進入到東塔地段前,有個門崗,看門人隔著雨簾要我出示門票,我楞了一下,心裡嘀咕“沒看見我被雨淋著嗎”?但手還是伸進了雨衣裡掏出門劵晃了晃。
 
通過門崗後,首先看見的是這座迴廊,穿過去之後就是法華總持院東塔大塔和阿彌陀堂,堂外有水琴窟,據介紹,若靜下心來就可以聽見美妙的聲音,可當時下著大雨就聽沒到呢。
 法華總持院東塔,傳教大師最澄,在日本全國六地建立寶塔,作為保護日本之用,其擔任中心角色的就是此東塔。
 

法華總持院東塔
九品咸令登彼岸,  四十八願度眾生


離開阿彌陀堂後要下一個很大的石階,看見有從下面上來的遊客 ,抬頭望之驚歎不已!
下了台階往左拐, 走不遠就到了戒壇院的位置,爬上通往戒壇院的陡峭阶梯,让我感觉这阶梯跟洛阳奉先寺的很相像。
傳教大師最澄傾注心血要建立日本第一座大乘戒壇院
日本最早的戒壇授戒制度是從鑒真和尚赴日以後完備起來的,先後修建的東大寺戒壇院、下野(今櫪木縣)藥師寺戒壇、築紫(今福岡)的觀世音寺戒壇,是全國出家者受戒之所。
在最澄創立日本天臺宗的時候,這些戒壇皆由奈良佛教把持。各宗出家者必須到奈良東大寺受戒,天臺宗出家者也不能例外。密教真言宗祖師空海和尚也是在奈良東大寺授戒的。我在許多年前到過東大寺戒壇院,參拝弘法大師空海曾授戒的地方。
據歷史記載說古時比叡山寺每年送兩名出家人下山受戒,至弘仁九年,共有二十四人得度。可惜這二十四人留住比叡山的僅十名,其餘十四人相繼離開了比叡山,原因有轉修法相宗的,有為養母的,有隨緣巡遊修行的,也有亡故的。為此,最澄非常擔憂,深怕天臺宗後繼乏人,圓道殆絕。於是,開始思考天臺宗學生養成制度,使天臺宗成為獨立的教團。這是建戒壇院的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重要因素是大乘戒因與比丘、沙彌的資格並無直接關係,可以自由授戒。但一旦受此戒,就得立意按戒律條文修法。而最澄本人在唐學習時已從天臺宗通邃受此戒,並且大同元年(806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最澄為百餘名僧、俗授大乘戒律。又於弘仁八年(817年)三月六日,為圓仁、德仁授大乘戒。這回最澄決心改變天台宗弟子下山受小乘戒的常規,於是在弘仁九年(818年)開始幾度上奏朝廷,要求在比叡山上設立大乘戒壇。並用遞呈“山家學生式”,說明天臺大乘僧的養成辦法,規定凡受大乘戒之後十二年不能出山門,必須專修止觀業(天臺)與遮那業(真言),直到成為國寶、國師、國用為止。但由於把持僧綱(最高僧官,有僧正、僧都、律師)的是奈良佛教僧人,他的奏議長期沒有獲准。直到最澄於弘仁十三年(822)六月四日圓寂後第七天,嵯峨天皇下詔書,批准在比叡山建立大乘戒壇。
最澄當初設計的比叡山寺伽藍配置為九院制,可惜在生之年只完成了止観院(根本中堂)・八部院(妙見堂)・山王院(千手堂),餘下的六院由弟子們完成,分別有:安心院・総持院・四王院・戒壇院・西塔院・浄土院
.
 

接下来到大講堂,本尊是大日如來。

大講堂前有座梵鐘,坐落於大講堂與根本中堂之間的通道上,吸引了不少從旁路過的善信們讚嘆和動手敲响鐘聲。
 

完成敲鐘活動後就去了大黑堂,拝見聞名已久的「三面出世大黒天」,然後才到根本中堂去。
 
        根本中堂是西元788年由傳教大師最澄開山所設置, 延曆寺的總本堂。
   最澄大師到比叡山開山築庵修行,最早的建築是<一乗止観院>,也就是根本中堂的前身。最澄後來隨遣唐船到大唐中國學習佛法,回來就把<一乗止観院>改名為根本中堂,正式開始日本佛教的天台宗。
        最澄二十歲時進入比叡山無人之境,結茅庵而居,獨自苦思冥想三觀之理。延曆七年(788),自刻藥師與如來 佛像並草建佛殿安置,如今[根本中堂]內本尊是薬師如来,本尊前安置三盞法燈,一千二百年間法燈從未滅過,因此稱為「不滅の法灯」。
        先在入口處放置好鞋子,才可以進內。如果在冬天來參拝,就要注意保暖雙腳,因為光著腳踏在地板上會很涼的。
          進入後首先經過庭園。
          第一次來根本中堂,還不知正殿裡的情形會如何,倒先被這庭園深深吸引住,盡管它似乎不怎麼被特別地保育和打理,卻能夠讓我感覺很不一般地幽深谧静。
 
         環抱庭園的迴廊貼滿了來自日本各地學生們書法比賽的作品,以比叡山延曆寺為主題可以寫下任何想書寫的文字。(注:進入庭園後就嚴禁拍照,故以上兩張照片是從網路取得的)
        走過迴廊後進入大殿,看見了廚子裡藥師佛像前的「不滅の法灯」,雖然現場光線很暗,反而有助信眾坐於壇前榻榻米上靜修,安置佛像的內陣雖比信眾所坐在的中外陣還低,但人們正座時的參拜,目光正好平視見佛像,切合了佛教中<仏凡一如>的理念。
         我花了少許時間感受那兒的磁場,並且做了供燈。
      從根本中堂出來,走神社鳥居那邊繞上山坡到達文殊樓的位置,雖然文殊樓就在根本中堂前的石階上,但我沒有走石階上去,而是挑了僻靜的山坡路往上走。
        下面照片的景觀很經典 ,時常可以在網絡上看到這照片,但我以前不知道照片中的殿堂的名稱是什麼? 這回, 當我來到文殊樓前,不經意間回頭望見了這熟悉情景唷!原來這照片是從文殊樓位置向著[根本中堂]拍的, 不要錯過也拍一張紀念。十分欣賞從這角度拍照[根本中堂],從這裡望[根本中堂]已感覺挺深幽靜寂嘀,殊不知進內庭更是幽謐無比.
        文殊樓是比叡山的重要的樓門,由慈覺大師仿造中國五台山的文殊菩薩堂而建。
   
     許多年前,宗長率領同修們來過比叡山,在文殊樓搞一次“遊戲神變”活動,看他們拍照回來的照片,實在樂透! 令我印象深刻, 很想也來文殊樓玩玩看。
    當我湊近觀察一陣,發現文殊樓真有點特別,樓門前有個香爐,旁邊香案備有卧香,二十円一注。本來我已自帶香枝,但上香那刻,我選擇花二十円取這裡的卧香,因為這卧香的香柱是方形的,一般較少見到。
   
    上完香,走近門樓,看見告示牌寫住“上樓要脫鞋”。呵,可以上樓? 那就一定上唷! 脫了鞋,鉆進門樓裡才察覺到樓梯十分窄小,且陡峭得很,幾乎接近八十度,差多筆直地上 :-O吓著了,硬著頭皮也要上!!!
     二樓
供奉了文殊菩薩本尊,頂禮後從另邊門樓下去,樓梯也陡得吓人。
    

     剛才在我上香的時候,沒有人上樓去,許多在樓門前看看;照照相,都沒人上樓去。但我上樓之後,就跟著許多人都上了。
     首先跟著我上的是一對夫婦,當我在二樓頂禮文殊菩薩時,他們也到達二樓參拝。我先下樓去,後來他們才慢慢下到地面,我琢磨他們用什麼樣的方法下來? 我是上去跟下來都是面朝樓梯。


    



       接著,我站在文殊樓門前,看見下來的人大都一臉驚喜,看來他們跟我一樣,都是第一次爬文殊樓的。其中有一群婦女,下來後就一個勁地數落引領她們上樓的一位男同伴,看著她們的狼狽模樣,我差點笑彎腰 :D 嘎 嘎......不禁覺得今天很滿足,真好玩!


    離開文殊樓,再轉悠了一陣,找到可通去搭纜車的小路,但看著老天的陰雨臉色,決定不下去大津看琵琶湖景了。


       再找到了出口到達早上來時的巴士站,搭乘四點一刻的班車回京都駅,打張近鐵車票pm5:20去伊勢。
      
     因為我從東京飛來中部機場就開始使用KINTETSU RAIL PASS wide 5700円,該套票可在伊勢搭巴士和近鐵普通電車, 還附贈三趟免費乘坐近鐵(定員)特急列車。我前一天下午已享用了一次, 由名古屋坐特急車到京都, 這天下午又再坐一趟特急到伊勢, 所以打票是免費的。

    在我打票的時候‚,票務員問我是否抽煙, 我沒聽出來他的smoking發音, “嗯? 什麼 ~ ”; 他又再說一遍, 我又  “嗯? 什麼” ? 他又再問, 我還是沒反應過來,他究竟問什麼, 後來他干脆說日語 “タパゴ” , 噯, 我才明白問我是否抽煙。
    不知他可有心裡嘀嘀咕咕, 這外國人不識聽英文?!



            第二天在伊勢市開始新的伊勢旅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