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情是花的香,爱是树的汁。
当全情成爱,佛便诞生在那里;
当全爱成情,菩萨就玉立在此处
  • 2350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老外司機與中國遊客

 
但是,那天晚上,在下午五點左右,當我和芭芭拉把那行遊客送入就餐的飯店後,我和芭芭拉等呀等呀,眼看著時間即將步入晚上九點時,還未見那行遊客們的身影。原本一直很有耐心的芭芭拉坐不住了,她焦慮地向我解釋道:“EE,明天是週一,晨7點我必須準時開校車接孩子們上學,按照新西蘭的法律規定,我必須在今晚的工作結束後,留足10個小時的休息時間,然後,才可以繼續明天的工作(注:按照新西蘭的交法規定:為了保障安全,所有的載客司機,諸如大巴司機,計程車司機等,必須在兩個工作之間的間隔時間休息足10個小時。也就是說,芭芭拉必須在今晚9點結束工作,然後,她在休息足10個小時後,方能在第二天晨7點開著校車接送孩子們上學放學。)
最後,芭芭拉向我道:今晚,她必須在九點結束駕駛工作。
聽罷芭芭拉的解釋,我即刻和芭芭拉來到那行遊客們就餐的酒店,希望能夠向遊客們當面解釋清楚芭芭的境況,誰知,還未聽完我的解釋,遊客中的某些人便向我和芭芭拉嚷嚷道:你們不就是想多要點錢嗎?說,要多少,我們給!”
看著這些酒興正酣的遊客們,當然也是我的中國同胞們,那一刻,我,無語了。但是,我把遊客們的話翻譯給了芭芭拉,芭芭拉聽罷,即刻激動的表示道:這和錢無關,我必須遵守法律的規定。試想一下,萬一我休息的時間不充分,那麼,明天一早,我怎麼可能保障20幾個孩子的生命安全呢?
最後,芭芭拉神態嚴肅地對那行中國遊客道:今晚,我必須在九點結束工作!”
那晚,芭芭拉在晚上九點結束了她的工作,臨行前,她依然氣憤地對我道:這是法律的規定,這和錢無關!”
第二位司機:湯姆。湯姆是位剛退休不久的員警。退休後的湯姆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不過,湯姆時常會兼職一下大巴司機的工作,用他的話說:主要是為了fun(為了樂趣)。和湯姆有過幾次合作後,漸漸地,我和他熟絡了起來,所以,有時在工作的間隙,我和他之間會探討一些工作外的事情。
某天,在等待旅遊團就餐的過程中,湯姆問我:“EE,我可以和你探討一下有關你們中國遊客的事情嗎?
我點點頭道:當然可以.”
只見他遲疑了一下,問我道:在你們中國,司機這份工作是否被看得很卑賤呢?”
我一時非常疑惑:他為何問這樣的一個問題呢?
湯姆接著向我解釋道:每次,當中國遊客上車時,我總是把我的小板凳放在車門前(下圖所示),以方便他們上車之用。並且,當遊客們上車時,我總是會站在一側,微笑著悄聲提醒遊客們:請小心上車。。可是,我卻發現:當我這麼做時,大部分中國遊客都是低著眼睛走過我身邊,而且他們上車時,甚至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好像我這個人根本不存在?當然也沒有人對我說聲:謝謝。但是,在我做同樣的工作給予其他國家的遊客時,例如歐洲來的遊客們時,他們都會對我說聲謝謝,並且也會給我一個友好的微笑。。。
(照片展示的是:正在工作的湯姆。話說,當我拍攝湯姆工作時的圖片時,他表現得非常不樂意,呵呵。)
最後,湯姆對我說:中國遊客的這種不尊重他的態度,令他感覺很upset(難過,傷心)
:-(

第三位司機:加思。加思是位50幾歲的中年白人男士,他的本職工作是一位shuttle司機。shuttle類似與小型巴士,不同的是:在shuttle的後面多出一個小型貨箱,專門用來裝載乘客的行李等。在惠靈頓,shuttle非常的流行。
和加思初次相見時,我的第六感覺告訴我:加思不同於其他的新西蘭人,因為,他的眼中透著一股精明。果不其然,幾次合作下來之後,我發現:每次,一旦旅遊團坐在加思的車上,加思首先做的,不是發動車子帶著大家開始旅程,而是:分發他的名片至每位中國遊客的手中。加思的名片分為正反兩面,正面是英文(下圖):上面印著他就職的公司,聯絡地址,等。話說,加思名片的英文部分:簡單,明瞭,並且非常符合當地老外的習俗。
加思名片的反面是中文,但是,名片的中文部分卻不是名片英文的翻譯,而是羅列了各種各樣的中文頭銜,諸如:中國某某國際委員會委員新西蘭中國某某貿易促進委員會某某研究院基金託管會發起人和受委託管理人中國某某省政府友好城市工作代表,等等。也就是說:加思名片上的英文部分中文部分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
就加思的中英文名片所展示的不同內容,我曾經試圖諮詢他:為何如此的大相徑庭?結果,他如下回復我道:你們中國不是很流行這種方式嗎?”
加思憑著他名片上的那一摞頭銜還真的忽悠了不少中國遊客呢,去年,有位中國遊客還免費邀請他去中國旅遊了一遭,結果,從中國回來後,加思迫不及待的地向我們炫耀道:他去中國時,中國的最高領導人,XXX的秘書親自宴請了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