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情是花的香,爱是树的汁。
当全情成爱,佛便诞生在那里;
当全爱成情,菩萨就玉立在此处
  • 2350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他們毫無意識自己在做損害後代的事

                                                                                *   *   *    *     *
這些所謂的捐精者,毫無意識到自己在做損害後代的毀滅性行為,隨著所送出的精子散落到數家庭的若干年後,他的下一代們大有機會成為同父聯姻的亂倫悲劇受害者。


晚上9點多,廣州越秀區一家小巷酒吧,31歲的段暄與(化名)匆匆忙忙喝下一杯啤酒,然後接了一個電話,告訴妻子,他會早點回家,之後他立刻將充滿酒氣的嘴湊近一個女子,選擇我,保證你生男孩。

這句話很快被酒吧裏強勁的音樂聲淹沒。

這不是什麼色情交易,其背後甚至略含溫存。一對結婚多年無法生育的夫婦,在嘗試各種辦法之後,依然不願放棄,他們想要一個孩子,然後就通過自助捐精”qq群找上了段暄與。

後者所要做的就是在類似於酒吧這樣的公共場合取出自己的精液,用含有冰塊的冷凍箱包好交給那對夫婦,再由女方用注射器將精子推送到自己的子宮內,以讓其懷孕。當然,段暄與在這段關係中會得到一定的報酬。

也有的時候,他們會採用更直接的方式,就是捐精者和女方直接發生性關係。

而衛生部門對此明令禁止,任何不通過正規精子庫的私下捐精和授精,都屬於違法行為。

不光是段暄與,成千上萬和他一樣的人,白天忙於高檔寫字樓或者市井之間,夜晚降臨時,則流連於酒吧昏暗曖昧的燈光下,等待著再一次捐出自己的精液。

他們是一群地下捐精者,閃爍不明的酒吧燈光下,他們黑暗中的身影,折射出的是中國大規模精子荒的現狀和焦慮。

 用兒子的照片證明自己的生育能力

從與記者的對話中來看,段暄與是一家廣告公司的策劃部總監。在短短二十幾分鐘的qq聊天對話中,你可能無法看出他身份的真實性,但是當他把一張他辦公用電腦的桌面截圖發過來時,你會看到,桌面上密密麻麻的文檔標誌,標示著策劃或者素材等字樣。

而桌面的背景,則是一個一歲左右小男孩對著鏡頭甜笑著的大頭照。那是段暄與三歲兒子曾經的照片,拍照的初衷是為了慶祝孩子滿周歲,現在則被父親用來向形形色色的各路求精者證明自己的生育能力。

給新快報記者展示兒子照片的時候,他不忘說明孩子的來歷,我和老婆結婚前只做了幾次,我記得好像都帶套了,沒想到她還是懷上了,我們就結婚生子。這也是為了證明自己的生育能力。

在網聊的過程中,他時不時地就沒有回應,過一段時間後抱歉地說,剛剛去給下屬開了一個小組會,這段時間兩家食品公司新品發佈了,趕著給他們做廣告策劃,所以有點忙。說著這話時,他又簽完了兩套廣告的初步方案。

這個在公司裏被稱為段總監的男人,有一輛價值14萬的代步車,一套70多平方米的按揭房產。他的所有家人和同事都不知道,段總監除了自己的兒子之外,他還是另外兩個孩子生物學意義上的父親。

公開而且光明正大地 談論和有關的東西

已經有兩年捐精史的段暄與說,當初自己還在深圳工作,本來打算響應政府號召,為廣東省精子庫提供精子,但是打了兩次電話過去,精子庫的工作人員都以深圳距離廣州較遠,往返捐精耗時耗力為由拒絕了他。

這讓段暄與有點鬱悶,為此,段暄與決定自力更生,幾天之內加了六七個廣東省的捐精qq群,在裏面發佈自己的個人資訊,而且只要他有空,就不斷查看其他群員的資訊,只要資料上面寫的是女性,我都會和對方私聊,詢問她是不是需要精子。

一段時間之後,段暄與發現自己已經逐漸迷上了這種忙裏偷閒的勾兌方式,因為在群裏,他可以公開而且光明正大地談論一些和有關的東西,要是在平時,我和一個陌生女人討論精子,或者談論她丈夫無法生育,肯定要被說成是耍流氓。

而另一個讓他著迷的原因是,他逐漸發現,通過非正常管道捐精,來錢很快。

段暄與所說的非正常管道捐精就是指精子的供求雙方私下見面,通過個人或者非法經營的民營醫院進行授精手術,而不是通過正規管道的廣東省精子庫進行授精。

記者通過捐精qq群瞭解到,群裏普遍流行著這種非正規管道的捐精方式,每個捐精者只要提供了精液,無論對方受孕成功與否,都會得到幾百到上千元不等的酬謝費用。

慌得差點連報酬都沒拿就奪門而出了

鏡頭上移,20122月份,30歲的段暄與完成了自己第一次捐精交易,他躲在一家酒吧的衛生間裏,沾滿水漬的洗手臺上放著一個帶夾層的塑膠盒,夾層裏塞滿了已經半融的冰塊。他用顫抖的手端住冰盒,轉過身去……

十分鐘後,他從打開的門縫中將裝著小蝌蚪的冰盒遞給一個34歲的中年女子,然後走出來,我當時慌得差點連報酬都沒拿就奪門而出了。

那一次,段暄與拿到了500元的酬金,不過半個多月後,求精的中年女子給他發了一條短信,告知授精失敗,自己沒有懷孕,之後就再也沒有和他聯繫過。

那次失敗的經歷,讓段暄與開始研究如何才能更高效率地讓授精成功,他通過看評價,瞭解了淘寶網上哪種試紙能更好地檢測出女性的排卵期,甚至會發來幾張網購圖片,讓扮成求精者的記者選擇合適型號的陰道注射器,以便更順利地將精子推送到體內。

有了這些經歷,他很快就在眾多捐精者中脫穎而出,為一位結婚5年的女子提供精子。

依舊是在酒吧裏進行,段暄與說,酒吧裏黑暗的環境和嘈雜的音樂聲讓他覺得安全,不必擔心自己的臉在明亮的燈光下瑕疵畢露,更不會因為環境的安靜而感覺尷尬。

那一次,他在酒吧的廁所中,和女子的老公一起幫助她將裝滿精液的注射器推進體內。他只記得,一隻蒼蠅在洗手池的玻璃上不斷地停了又飛,自己因為緊張而汗流滿面的臉垂下來,在女子的身上投下大片的陰影,汗珠一滴滴砸到女子的肚子上,其他的他什麼都沒有看清。

廁所門外,是強勁而嘈雜的音樂,夾雜著醉漢因為等不及廁所,而在門外嘔吐的聲音。

這一次,受孕又失敗了。

最後他們採用直接受孕的方式

一個月後,女子又趕到廣州,這次,他們採用的是直接受孕方式,即捐精者和求精女性發生性行為,使後者懷孕。

段暄與說,那次女子的老公沒來,他和女子在一家不需要身份證登記的小旅館裡開了房,進房間之前,他們相互關掉了對方的手機和所有可以拍照的設備。段暄與說,他把那次性交,看成是一種儀式,因為是第二次補救行為,所以自己沒有收取費用。

兩個多月後,就在段暄與以為又失敗的時候,女子在qq上發來一張B超檢驗的圖片,顯示女子已經懷孕。

兩天后,一桶蜂蜜被快遞到段暄與的單位,作為酬謝。

付錢能給雙方提供一個安全的心理環境

有了一次成功的經歷後,段暄與在捐精qq群裡做自我介紹的時候,總不忘在最後加上一句,“2012年成功讓一個女子懷孕

除非有人很仔細地問,否則他不會說出那次懷孕的真實經過。畢竟直接發生性關係讓對方懷孕,這事說出來會讓很多人有顧慮。

段暄與在潛意識裡,始終覺得自己還算是一個有社會地位的人,和群裡那些只想占女人便宜的猥瑣男不一樣。

他所指的猥瑣男,是捐精qq群裡一些只願意提供直接捐精法的男子,他們喜歡在群裡發佈色情圖片,甚至自己的私處照片,見到女性群員則熱情地鼓動其與自己發生性關係助其懷孕。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段暄與之前的成功經歷,確實給他加分不少。他說,一些女性群員甚至開始主動找他聊天,詢問之前成功助孕時的各種細節。

水漲船高,段暄與此後的捐精費用也照比之前有所增加,之前捐一次,可能就幾百元錢,後來捐一次,我會要更高的價碼,例如1000元甚至更多。

相比群裡很多捐精者打著免費捐精的旗號,段暄與則有自己的主見,那就是雙方都付出一定的代價,會讓這種捐精的行為更像一種交易,而這種交易則給雙方都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心理環境。

這麼說吧,如果我說自己免費贈送精子,那麼求精方可能覺得這事不靠譜,甚至事後覺得會虧欠我什麼。但是給我一定的酬謝,讓雙方明白這只是一場交易,就像一個願買一個願賣,事後雙方都沒有什麼責任和負擔。段暄與說。

這種交易,段暄與至今已經做過6次,他成功地讓其中兩個求精者懷孕。

想捐精  還要拼學歷和身

事實上,在所有的自助捐精qq群裡,很少會有女群員主動發佈求精資訊,更多的時候是想要捐精的男士們在圖文並茂地進行自導自演。

在一個100人左右的qq群裡,經常說話的也就是那麼十幾個人,他們撐起了群裡日常的交流活動,而這些人,也幾乎都有著曾經捐精成功的經歷,就像拼資歷一樣,捐精成功的人是老大,才有資格在群裡發言。一個捐精qq群的群主說。但是這並不代表其他人沒有行動。加入qq群後不到一個小時,就有十幾個人給記者發來了私聊,提示加好友的小喇叭也響個不停。

和群裡那些老大相比,這些人打的是自身優勢牌,學歷、身高、相貌,甚至工資待遇等都成為他們搭訕的資本。

“211院校博士在讀,身高176cm,家中父母都很健康,外婆前年癌症去世,其他親屬都健在。一個叫“176博士的群友首先向記者伸出橄欖枝,他稱自己已經31歲,之前因為忙於科研,所以一直沒有時間成家,不知道自己這輩子會不會有老婆了,所以希望在年輕的時候留下後代。

而一個廣州大學城某高校的男生小陳相比之下則略顯羞澀,因為缺少生活費,所以他想到用捐精的方式解燃眉之急。

這個自稱之前把所有的精子都捐給了德藝雙馨的蒼老師的男孩,既不懂得捐精之前需要提供體檢報告,甚至不清楚捐精的流程。他所能提供的優勢是,上學期期末考試,所有科目都是80分以上。

在記者沒有時間理他的時候,這個已經大三的男生會用一種向教授求教時略帶緊張的神氣,連續三天,一遍又一遍地在qq上問記者,姐姐,你還在麼?能向你請教一下麼?

一切就像一個捐精qq群的群主所說那樣,這個捐精的群體其實並沒有表面那麼單純,背後有可能充滿了謊言和欲望。你不知道你面對的那個捐精者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他有可能是博士,可能是企業高管,也有可能是在逃的通緝犯,你沒有那麼多時間去一個個驗證他們所說的是否是真話。

 每次捐精  他都要分給蛇頭”1000

如果把地下捐精看成一個江湖,那麼段暄與他們只算得上是這個江湖中的小卒,那種一對一的個體捐精,畢竟掀不起太大的風浪。

而曾經的捐精者阿遊,接觸的是更高層次的捐精體驗。今年夏天,有一段時間,他直接給白雲區一家民營醫院對口提供精源。

流程是這樣的,阿遊只和那家醫院的一個行政合夥人單線聯繫,在捐精市場的黑話中,那個行政合夥人被稱為蛇頭,起到的是一種仲介的作用。

首先,醫院先打出可以做授精手術的廣告,等有消費者上門之後,蛇頭會和阿遊聯繫,通知他來捐精。

醫院方和消費者說精源來自廣東省精子庫,但是我們內部人員知道那些都是扯淡。這個35歲的東北漢子談到那段經歷,有點不屑。

每次捐精,阿遊都會用院方給的一種特製容器提供自己的一份精液,那份精液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被送上手術臺,並在十幾分鐘的手術中,被注射到求精女子的體內。

事後,阿遊會從院方的財務那裡獲得3000元的報酬,這筆錢是由求精者提供。拿到錢後,阿游還有從中分出1000元給蛇頭,作為酬謝。如果這次求精者沒有懷孕,那麼下次再來做授精手術時,可能就換成其他的捐精者來提供精液。

阿遊說,醫院主要賺的是手術費和求精者來體檢的費用,屬於地下捐精市場中的上層結構,蛇頭負責拉人,並協調精子供求雙方的關係,從中提成,算得上捐精市場的中間人士。

捐精那麼多次,有幾例成功呢?阿遊說,醫院方和蛇頭都不會告訴他捐精的結果,我反正是拿自己的那份錢,其他的都不需要管。

阿遊說,實際上,醫院方的謊言並不是讓所有人的信服,其實很多來求精的人心裡都明鏡著呢,知道實際上是怎麼回事,但是心甘情願被騙,有些被騙完還要送錦旗過來,呵,送子神醫

這在阿遊看來,和通過正規管道太難得到精子有關。每年到省精子庫捐精的人就那麼多,但是這個市場的需求量又那麼大,所以肯定要催生一些不法的個人個行為。

他知道自己的行為涉嫌違法,但是那麼多人都這麼做,他們(求精者)本人也願意啊,我們從一定程度上,也算是幫助了他們完成生子的心願,所以我沒有道德壓力。

不過,今年8月份開始,阿遊還是換了手機號,辭掉了之前的那份捐精的工作。他說,自己年齡也不小了,不能總靠這個活著,他打算用手中的積蓄,回到東北老家去做點生意。


文章來源: 光明網 2013-09-24 09:44:4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