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情是花的香,爱是树的汁。
当全情成爱,佛便诞生在那里;
当全爱成情,菩萨就玉立在此处
  • 225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擁抱死魂活著

      在醫學院實習的時候,我對於生命的態度只有兩種——為了患者重回健康而快樂;或為了患者被死神奪去生命而痛惜。在我看來,生與死本來就應該是一對勢不兩立的對手。
        但是,當我在精神科這個崗位上工作了十二年後,我逐漸發現,原來我們還可以以第三種態度去理解生命。那就是——讓生命與死亡共舞。
      自殺是抑鬱症最常見的致死原因。這個論斷從邏輯上說其實非常奇怪。因為其他的疾病,都是患者自己不想死,是疾病奪去他們的生命。唯有抑鬱症,卻是患者親手奪 去自己的生命。那種難以遏制的自殺念頭會帶給患者一種無力抗爭的恐懼感。正如我治療的那個患者談起她的感受那樣生動——就算自己明知道不應該尋死,但是邁向 陽臺外的腿卻不聽自己的使喚。
        這個姑娘在就讀研一時被大學心理輔導老師轉介而來,她在短短的兩年間割腕一次,試圖跳樓兩次……“其實我真的不想死。但是有的時候我的情緒會變得非常糟糕, 那時候我滿腦子裡都是自殺的想法,根本就控制不住不去想。我的抑鬱症從上大學第一年就有了,一年比一年厲害,每次發作最嚴重的時候都會想自殺,但是每次都是勉強忍住。大四的時候男朋友和我分手了,我當時給自己唯一找到的理由就是保研,但是現在我保研成功了,卻發現一切如故。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是值得我活下去的理由。”
         從她的病史中,我瞭解到她的母親也是一名抑鬱症患者,她就是看著她母親那張陰沉的臉長大的。在她的印象中,母親其實雖生猶死。這讓她從來就不曾對生命“有感 覺”,反而對死亡是那麼熟悉。以至於她不得不時刻給自己一個理由,好讓自己味同嚼蠟地活著,她害怕自己終有一天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就會一下子被死亡帶 走。但是隨著我們的成長,獲得成功的難度其實越來越大。所以在她看來,生命的可能性似乎也越來越小。
              按理說,像她這樣的患者,自殺致死的風險是非常高的。但是當我反過來去思考的時候,我突然發現了一個她自己也沒有注意到的現象——
“你自殺過這麼多次,那你有沒有想過,是什麼在阻止你自殺的呢?比如在你割腕的時候?”
“我不知道,但是我在刀子割下去的時候,我確實感到了疼痛,好像在告訴我死亡臨近了,我就停下來了。”
“這麼說來,你每次都會在自殺的最後一刻控制住自己?”
“對啊!因為我不想死!”
            我點了點頭:“我覺得其實你完全有能力駕馭你的死亡,你已經成功地駕馭了三次了。你和抑鬱症的母親相伴了那麼長時間,對於死亡其實比任何人都更熟悉,也許你只是沒有信心而已。”
            她非常吃驚,大概從來沒有人跟她這麼說過。她的父母聽到她說自己很痛苦不想活了的時候,都會狠狠地批評她,“好好學習,別在那兒胡思亂想。”是啊,對於一般 人來說,談論死亡是禁忌。因為我們感到自己無力駕馭它,所以才會回避。但我們越是懼怕死亡,就越會感到我們對它無能為力。對於這個女孩子,我要採用一個反 其道而行之的策略——讓她學會和死亡作伴。這是前所未有的挑戰。但我相信,她其實就像是一個走鋼絲的雜技演員,時刻要面對驚險,但其實盡在她的掌握中。
          面對死亡我們不會輕視。我給她做了詳細的檢查,開了藥,還給她留了我的手機,讓她每天向我彙報,如果她感到自己不能控制自殺了,我也可以為她安排住院。這些 措施都是為她這個雜技演員裝上了保險繩。在接下來的兩周後,我始終處於精神緊張的狀態。她的情況瞬息萬變,我要及時回復她的短信和電話——
“我昨天服了藥,睡得很香,但第二天腦子昏昏沉沉的。”
“好的,第一次服藥這個安眠作用會比較強。沒關係,這段時間睡眠品質不高,需要補一補。”
      
        ……

“老師,我這兩天覺得身體很糟糕,連喝水都想吐,什麼都吃不下去,我是不是不行啦。”
“抑鬱症在頭一周的藥物治療中,療效還未起效,但胃腸道的副作用可能會先出來,所以這一周可能是你最難受的時候,堅持下去。”
         ……
“老師我想死了!我晚上在寫日記,寫到自己的不幸遭遇,突然覺得人生好沒意思啊!”
“你的情緒到了晚上的時候會更糟糕一些,如果你身邊沒有其他人,最好這個時間不要寫日記,那可能會讓你陷入更深的抑鬱情緒中去。”
           
          ……

         在每週兩次的心理治療中,我指導她專注於當下的呼吸,摒棄對過去的悔恨和對未知的不安,只是體驗當下每一分鐘的感受。我還和她詳細討論有關她的自殺,堅持讓 她描述自己的感受,哪怕在她看來那是說出來就會應驗的可怕想法。後來,她慢慢地學會了帶著自殺的想法去生活,她說:“以前我睡覺前總想著自殺的事,但現在 睡覺前我就想像死亡就像個抱枕一樣陪著我,我對著抱枕說,明天我會更開心地活著,請你不要帶走我,我居然安睡了一晚。”隨著治療的繼續,她的表現逐漸證實 了我最初的判斷——當她越是不懼怕自殺的時候,反而越能夠感受到生活的樂趣。她的抑鬱情緒開始改善;她和朋友的話開始多了;她開始有了笑容;她第一次在短 信中告訴我:“晚上吃了一個蘋果,感覺好甜!”
            還有一次,她有點撒嬌地問我:“老師,如果我真的控制不住想自殺,怎麼辦呢?”
“如果你真的想自殺,那就來住院吧。”我的表情很嚴肅,但是語氣很輕鬆。我要用這句話傳遞給她一種信念,她有能力,也有義務對自己的生命負責。
“不不不,我不住院,我看過我媽媽住院的樣子,我好害怕。”
“按照精神衛生法的規定,有自殺風險的人,是應該強制住院的。但是我相信你能夠控制自己不會做出冒失的舉動,所以給你自願選擇治療的權利。如果你什麼時候感覺自己堅持不住了,想放棄了,我希望你不是放棄生命,而是放棄你的自主權。如何?”
“嗯,好的,我同意,如果我不想住院,我就堅持讓自己學會享受生活;如果我想自殺,我就選擇住院。”
             有一次,她偶然遇到了她的前男友和他的現任女友在一起,觸景生情讓她的心情一下子跌進了低谷,在那一刻,她的自殺想法一下子又浮現在了腦海裏。她開始一步步走向教學樓的樓頂。就在她爬這十層樓的樓梯時,她撥通了我的電話,哭訴著她現在的情況,她覺得她現在又控制不住了。
我在電話裏大聲提醒她:“你不是正在打電話求助嗎?你不是正在放慢你爬樓的步伐嗎?不要以為你真的被自殺的信念所控制,你完全可以控制你的腿腳。你給我從樓上下來,現在來醫院。”
          後來她告訴我,在那一刻,她真的站住腳了。那時她已經走到了樓頂。她離死亡的邊緣只有十步之遙,但是,她停下來了!當她在樓頂上哭了一個多小時,哭到腿軟得 坐在地上起不來的時候,她卻發現自己的心情輕鬆了很多,仿佛多年堆積的抑鬱都一掃而光了。她說她後來是一步步爬著下去的,但是在那一刻,她突然發現自己每 一個虛弱的腳步,卻都那樣堅定地遠離著死亡!……
         三個月後的門診復查,她的抑鬱症狀已經基本消失了。在那一天。她給我看了她的QQ留言——讓生命與死亡共舞。她說這是她這三個月的治療中,收穫到一生中最大的感悟。
      
          讓生命與死亡共舞,多好的總結啊。我知道一些港臺的學者在研究生死學。他們認為“只有我們接納死亡,才真正懂得享受生命。”我們每個人都擔心疾病不能治
愈,因為疾病似乎意味著離死亡更近一步。但是從我們出生的那一刻起,不就是有的細胞在生長,還有的細胞在凋亡嗎?生與死其實就像是太極圖中的陰陽兩面,互 相交融。我們越是害怕死亡,其實只是在強化死亡的信念,反而忽視了對生命的關注。正如一些癌症患者,雖然癌變的細胞在侵蝕著自己的身體,卻因為有著不懼死 亡的樂觀心態,生命之火反而經年不熄。   我並不想將這種結果解釋為勇敢或奇跡。因為我知道,其實當我們順其自然,允許並尊重死亡的存在,從容地享受當下每一 刻的生命的時候,死亡反而不會急於施展它的淫威;生命也會因此而盛開出更美麗的花朵。
 
 
原文作者:武雅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