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情是花的香,爱是树的汁。
当全情成爱,佛便诞生在那里;
当全爱成情,菩萨就玉立在此处
  • 2329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十世班禪的莫名其妙一生

十世班禪,法名羅桑赤列倫珠確吉堅贊,原俗名貢布慈丹。

圖為1954926,出席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的代表達賴喇嘛(右)和班禪額爾德尼(左)合影。

圖為1955224,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與十四世達賴喇嘛和十世班禪額爾德尼共度藏曆年。
 
1959年藏區騷亂,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出走,十世班禪選擇留在西藏,接受了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的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代主任的職務。
19619月,十世班禪前往北京參加國慶活動。隨後半年,十世班禪曾到西藏、四川、青海、雲南諸省藏區訪問考查,在發現人民公社的問題及執行民族、宗教、統戰政策的問題後,質問中國共產黨四川幹部共產黨的宗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你們為什麼不為老百姓說話?為什麼不向中央反映真實情況?為什麼在人民的苦難面前閉上眼睛?
十世班禪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視察時,州負責人向他彙報甘孜、阿壩兩個自治州在平叛、改革後廣大勞動人民獲得了翻身解放,生產發展了,生活改善了。他隨即打斷其談話說:甘孜、阿壩是開展平叛、改革最早的地區,平叛五六年還平息不下去,你們這裏平叛擴大化現象非常嚴重,匪民不分,把大批勞動人民、基本群眾打成叛匪。在改革時,大批寺院被毀壞,喇嘛被強迫還俗……許多老百姓吃不飽肚子,甚至有餓死人的現象。”“有人批評我,老講民族、宗教問題。我是活佛,是藏族,談民族問題、宗教問題是很自然的呀。你們在座的都是共產黨員吧?你們為什麼不為老百姓說話?為什麼不向中央反映真實情況?
對此,十世班禪認為自己有必要有責任向中央反映問題,並把此想法告訴了身邊的人,但遭到了他們的反對。十世班禪的經師恩久活佛(曾為九世班禪的行轅之一,與九世班禪一起到青海並主持過尋訪九世班禪靈童專世)更極力勸阻,並特意提醒他1957年反右運動和1959年廬山會議後的反右傾記憶猶新,因此不可輕舉妄動。
恩久活佛對十世班禪說到:達賴佛已經走了,現在只剩下你一個,要是你有不祥,不只是你,也不是我們紮什倫布和後藏的事,整個藏區的政教事務都會受到影響,幾百萬藏民會感到沒有依靠。但十世班禪認為自己的目的是為了搞好西藏的工作且沒有私心並回答到:只要民族振興,人民幸福、佛法宏揚,我個人暫受一點冤屈,也無需愧悔。於是他力排眾議在當年年底,由於漢語不夠好,開始用藏文起草《七萬言書》,耗時五個月。
 
出於對中共在藏區實施改革中產生問題的不滿,十世班禪於1962年編寫了《七萬言書》,對中央政府的西藏政策進行了嚴厲的撻伐。該報告與彭德懷《八萬言書》一起,被毛澤東定性為反動派的瘋狂反撲
 
1962421529在北京召開的民族工作會議上,時任統戰部長李維漢檢討了平叛擴大化時所犯的錯誤,並要求加緊甄別糾正,當時的氣氛表面上有所解凍。藏傳佛學高僧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喜饒嘉措在會上對中國共產黨領導進行了尖銳的批判:我今天要說句真心話,你們有些做法太失人心,蔣介石、馬步芳沒有做過的事,你們做了……你們老愛回避實質問題而搞數字遊戲……我也向您學習,用幾個數字,講講你們這幾年的毛病:一說假話,二不認錯,三亂整人,四無佛心,不講人道……”。對此進行翻譯的人員一度不敢進行翻譯工作。
5月初,十世班禪基本寫完了藏文稿,後請人翻譯成漢文,以《關於西藏總的情況和具體情況以及西藏為主的藏族各地區的甘苦和今後希望要求的報告》為題遞交給國務院。在該文中,十世班禪提出七個認識,認為中國共產黨平叛民主改革中出現的錯誤和問題極其嚴重:一、對自治權利的認識;二、對中央和地方幹部過問西藏問題的認識;三、對是否要消滅藏族問題的認識;四、對是否要消滅宗教問題的認識;五、對叛亂原因的認識;六、對地方錯誤的認識;七、對國家前途問題的認識。
在此意見書中,十世班禪認為西藏的叛亂是具有反黨、反祖國、反人民和反民主、反社會主義和反革命的性質,罪惡很大。党採取平叛的政策是非常正確、非常必要的,而且是適時的。但他也指出改革後佛教遭受巨大的衰敗而瀕於滅亡,我們藏人於心不忍。實行專政的過程中很多在押犯悲慘地死去了,幾年來,藏族人口有很大減少,這對藏族來說,是個很危險的問題。平叛擴大化時,青、甘、川、滇藏區有的地方除老幼婦女等不能打仗的外,其餘青壯年男子以及通情達理的人,大部分被逮捕關押了。
十世班禪通過列舉大量事實,說明了在平叛、改革中出現錯誤和問題十分嚴重,還強調:這些問題和錯誤若不認真加以糾正,藏族將面臨滅族滅教的嚴重危險。針對民主改革中對待宗教的問題,十世班禪表示:掀起了一個消滅佛象、佛經、佛塔等的滔天浪潮,把無數佛象、佛經、佛塔燒毀,拋入水中,扔到地上,拆毀和熔化,對寺廟、佛堂、瑪尼牆、佛塔姿意進行了瘋象闖入般破壞……盜走了許多佛象飾品和佛像神塔體內的寶貴物品。……而公然無忌地侮辱宗教,把大藏經用於漚肥的原料,專門把許多佛畫和經書用於制鞋原料等,毫無任何道理。
針對西藏實行民主改革中的無產階級專政的場面,十世班禪表示:在民改鬥爭的地方刮起了兩大風,如果想進行鬥爭,即如被鬥者雖然沒有特別嚴重的過錯,也要捏造許多嚴重的罪行,並予誇大,隨心所欲、顛倒是非,不僅毫無根據,一個比一個更尖銳激烈、更粗暴、更狂妄、更矜誇過火地姿意進行誣陷,以致冤枉了許多好人;而且對於那些瘋狂的人,反予以獎勵表揚,而對真假不加調查等,沒有進行應有的掌握,此其狂風之一。……鬥爭一開始,大喊、怒吼幾下,同時拔發揪須,拳打腳踢,擰肉掐肩,推來推去,有些人還用大鑰匙和棍棒加以毒打,致使被鬥者七竅流血,失去知覺而昏倒,四肢斷折等,嚴重受傷,有的甚至在鬥爭時當場喪命,此其狂風之二。
針對中國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後宣傳的舊西藏的黑暗與落後與共產黨帶來的光明等,十世班禪表示:在西藏一些地方出現了個別人餓死的情況,這是非常不應該,是惡劣的、嚴重的。過去西藏雖是被黑暗、野蠻的封建統治的社會,但是糧食並沒有那樣缺,特別是由於佛教傳播極廣,不論貴賤任何人,都有濟貧舍施的好習慣;討飯也完全可以維生,不會發生餓死人的情況。我們也從來沒有聽說過餓死人的情況……勿使眾生饑餓,勿使佛教滅亡!勿使我雪域之人滅絕!為祝為禱!
5月下旬,周恩來前往東北前向中央有關領導及中央統戰部、中央民委、西藏工委交待,囑咐與十世班禪協商、談心。《七萬言書》發佈後,十世班禪將其送達中央領導和相關部門,引發了高度重視。依照周恩來的指示,李維漢與張經武、張國華、王其梅、夏輔仁、阿沛·阿旺晉美、帕巴拉·格列朗傑及平傑三、劉春等人一同召開參加了會議,與十世班禪一同研究相關提問題,並商量解決辦法。719,會議形成了四個重要文件,分別為:《加強自治區籌委會工作,改進合作共事關係》;《關於繼續貫徹執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幾項規定》;《繼續貫徹執行處理反、叛分子規定的意見》;《培養和教育幹部的具體辦法》。
周恩來回到北京後再次詳細研究了十世班禪的《七萬言書》及四個文件。724下午,周恩來與十世班禪再次會面,回答了《七萬言書》中提出的問題,在《七萬言書》中問題擺出來了,就必須要解決。但並不等於說你提的問題都對,有對的,有不對的。因為有這兩方面的情況,所以要慎重研究。對的就接受過來,不對的正面給你提出意見,提出批評。你有意見可以保留,也是許可的。
8月初,十世班禪回到西藏。81392,譚冠三主持召開了西藏工委第六次擴大會議並傳達了周恩來與李維漢等對西藏工作的指示,十世班禪對此感到很高興。但隨後形勢突變,北戴河會議上,毛澤東提出了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的號召,並批評了李維漢,認為李維漢統戰部不抓階級鬥爭,搞投降主義。在看到《七萬言書》後,毛澤東將此定性為無產階級敵人的反攻倒算
 
19629月召開的中共八屆十中全會期間,國務院副總理習仲勳被打成習仲勳反黨集團的首要分子。不久,李維漢被免去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職務。習李二人的免職直接影響了十世班禪。9月底,張經武飛往拉薩,傳達北戴河會議的內容。西藏相關領導認為,李維漢向班禪投降,對班禪向黨倡狂進攻一味遷就、妥協,助長了班禪的反動氣焰。十世班禪對此非常震驚,並在此之後與西藏工委主要負責人關係日趨緊張,分歧日益加深。工委不斷對他批評教育,而他的西藏自治區籌委會的工作也被停止。
會後,有人批判《七萬言書》為農奴主奪無產階級專政的權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反動綱領,並與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上提出的八萬言書呼應,一個在黨內,一個在黨外,共同向黨進攻。還有人認為十世班禪的意見與中印邊界問題有關,具有國際背景的階級鬥爭。對此,十世班禪表示無法忍受,並說:我這個人看到的錯誤,看到不合理現象,看到老百姓吃苦受難,從心底感到氣憤,根本坐不住。要我不講話,或者講好聽的假話,或者閉上眼睛,我根本辦不到,這大概叫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吧!
1963年全年到1964年初,十世班禪被關在一座小樓內,十分消沉痛苦。他想找毛澤東和周恩來但未得到回應。此後,十世班禪開始求助神靈,請占卜師算卦,托夢,並希望神靈可以為其辨明是非。1964年年初默朗木慶典(即傳召法會)期間,十世班禪出人意料地在拉薩傳召大法會上對有一萬藏人參加的講話中提出西藏有權獨立並號召西藏獨立,支持並讚揚了達賴喇嘛,稱達賴喇嘛才是西藏人民真正的領袖,並高呼達賴喇嘛萬歲。十世班禪當場遭到拘禁,並在受到了連續七天的秘密審訊後消失。
 
圖為1964年,十世班禪在西藏自治區擴大會議上遭批鬥50天,被定性叛國集團反黨、反人民、反社會主義三反分子
隨後,會議批判了班禪叛國集團,指控十世班禪陰謀背叛祖國,搞西藏獨立,指控原堪布廳的主要成員是班禪集團黑幹將黑高參。此外,會議還指控了十世班禪在日喀則和拉薩的班禪集團反黨叛國罪行展,並發動百萬翻身農奴大張旗鼓地揭發批判,憤怒聲討。在會議期間,十世班禪的家被抄,查出大批卦辭,並被認為是向黨進攻詛咒共產黨、詛咒毛主席的罪證。十世班禪一度成了西藏階級鬥爭的主要對象,被認為是西藏各族人民最危險的敵人 當月,由周恩來安排,班禪舉家搬到北京已故副委員長沈鈞儒的寓所居住,仍受到副委員長的待遇。期間,十世班禪參加了國家民委辦的學習班,還被安排到低壓電器廠接受勞動改造。1217,國務院決定撤銷十世班禪的西藏自治區籌委會副主任委員及代理主任委員職務,僅保留委員職務。在此後舉行的第三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和第四屆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上,十世班禪還被撤銷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和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職務,只保留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一職。
文革爆發後,十世班禪被批判為班禪集團受到迫害入獄。
文化大革命爆發後,部分鬥爭矛頭指向了達賴喇嘛和十世班禪。周恩來對紅衛兵表示對烏蘭夫、十世班禪等少數民族領袖人物要加以保護,如果他們有問題可以寫材料揭發,也可以背對背批判,但不能揪鬥。因此,十世班禪在初期生活相當平靜。好景不長,19668月末,中央民族學院的一些人強行進入十世班禪的住處,將十世班禪押送到學院,召開了大規模的批鬥會並成立了揪鬥班禪聯絡站批判班禪指揮部等組織,爭相批鬥班禪。其中,批鬥罪名包括虐待毆打家中保姆,喜好男色等。在周恩來的協調下,十世班禪由北京衛戍區轉移到北京政法學院接受監護,與被北航紅旗揪回的彭德懷關押在同一地點。兩個多月後,得到周恩來指示,十世班禪被衛戍區送回了寓所。
19682月,十世班禪被再次帶走,並以隔離監護的名義囚禁在秦城監獄,與外界失去聯繫。在獄中,十世班禪受盡折磨。在監獄中,十世班禪十分憤怒,經常猛烈地敲打鐵門並呼喚:打開鐵門、把我拉出去,交給群眾批鬥。”“你們為什麼不批判我,不提審我,我要見人,我要說話!有時,十世班禪故意將飯碗打翻,或在放風時故意用腳踹看守,以激怒他們和他們吵架。由於監獄管理人員都為漢人,十世班禪沒有機會使用藏語。在監獄期間,每天警衛送飯前都會遞過一張紙條詢問十世班禪想吃什麼。但是,那時十世班禪還不懂漢文,因此受到很大的刺激。於是,他給監獄長提意見,要了一本《新華字典》,並將其從頭到尾反復背誦。同時,他主動和監獄管理人員談話學習漢語,並艱難地閱讀了毛澤東著作和中文報刊,將一本《新華字典》翻爛。
出獄後,十世班禪曾說:這本小字典,是我最好的老師,我要把它作為珍貴文物好好保存。通過數年獄中的刻苦自學,出獄時,十世班禪已能流利地說漢語,漢文水準與社會知識進步較大。因受十世班禪1962年《七萬言書》一案的牽連,八十歲的喜饒嘉措在文革中受到批鬥被被打斷一條腿,並在受盡折磨後於1968年死去。1969年,一度有報導稱十世班禪已經在監獄內死亡。十世班禪的牢房與原北京副市長萬里較近,兩人關係因此較為親密。
直到1978年,在得到時任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的允許後,十世班禪得以出獄。
 

图为1981年,邓小平会见十世班禅。
197710月,十世班禪獲釋,但被軟禁於北京直至1982年。出獄後,十世班禪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每天他很早起床,念完晨經後外出跑步,從北京站一直跑到天安門廣場。還與其他北京人一同作體操,與見面的陌生人問聲好。跑步後,吃過早點看書學習。有時到胡同裏散步,有時自己買菜和日用品。與此同時,十世班禪開始對自己的七萬言書反省,並認為自己在文革中的遭遇並不委屈,並表示:過去我確實犯了錯誤,說了一些錯話,做了一些錯事,今後我準備好好總結一下,再給中央寫個檢討報告。在一次談話中,十世班禪談到過去我被人扶在寶座上,接受眾人拜見,就連我自己的父母來見我,都要給我磕頭。那時我不知道天高地厚,但是現在我知道了,那樣做是錯誤的。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什麼事情也辦不成,現在越想越可笑。
1978年,十世班禪與其他民主人士組成代表團到外地考察,原69軍軍長董其武是考察團副團長。考察之中,十世班禪和與其年齡相近的董其武的警衛關係較近。於是,十世班禪委託該警衛員給自己介紹結婚物件,得到該警衛員答應。回北京後,該警衛員介紹了董其武的外孫女李潔。19歲的李潔出於好奇帶著自己的五姨見了班禪,而十世班禪一見傾情直接向其求婚。
 

圖為十世班禪妻女與鄧穎超合影。
李潔被十世班禪的氣質所吸引,願意放棄第四軍醫大學的學業與十世班禪結婚,但遇到輿論阻力和女方家人的反對,李潔的外祖父董其武也不同意。對此,十世班禪說:喇嘛結婚並不違反教規。達賴喇嘛的哥哥嘉樂頓珠結了婚,達賴的弟弟也結了婚,他們都是活佛,可見一定程度是可以結婚的。為此,他們二人向中共中央發出報告,申請結婚。19786月,在得到鄧小平批准同意後,二人領取了結婚證書並舉行了隆重的結婚典禮。李先念、張愛萍、楊得志、阿沛·阿旺晉美、趙樸初等出席了婚禮。婚後,李潔成為他的妻子兼秘書,並育有一女。
老了的李潔和班禪的女兒仁吉旺姆
 

1989年李潔和小仁吉旺姆送班禪去西藏
1989
19,十世班禪乘專機從北京動身前往西藏日喀則紮什倫布寺,主持班禪東陵劄什南捷開光典禮(五世至九世班禪大師遺體合葬靈塔祀殿)。習仲勳送行時說:這個季節西藏缺氧嚴重,你要注意自己的身體,不要性急,要勞逸結合。十世班禪說:開光典禮辦完,便遂了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死了也瞑目。習仲勳說:佛不要你走,馬克思也不要你走。
110,十世班禪參拜了大昭寺朝拜釋迦牟尼佛像,誦經祈禱。114乘車前往300公里外的日喀則。22日上午,十世班禪主持了在紮什倫布寺班禪東陵紮什南捷的開光典禮。會上,十世班禪與中央代表和時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胡錦濤先後發表了講話。開光典禮達5個小時,後宣佈:我的任務完成了!
123,十世班禪給各省代表召開座談會,聽取對西藏工作的意見。十世班禪發表講話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西藏政策進行了激烈的批評,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治理西藏30年來付出的代價超過了發展帶來的好處,並針對當時對待藏人示威的嚴厲處置表示有些官員反復犯錯。
24日,為宗教界代表召開座談會,聽取對藏傳佛教發展的意見。25日與26日,為五萬餘信眾逐一摩頂,因此勞累過度。27日晚,宴請日喀則軍政領導。同日,十世班禪講到:紮什南捷開光典禮大會,我再加這樣一句話就好了:我和達賴喇嘛都是宗喀巴弟子。在這個隆重的開光大典上,我很想念我的教友達賴喇嘛。
128淩晨,十世班禪在日喀則在主持歷代班禪靈塔落成儀式中心臟病發作,心電圖顯示為急性下壁和廣泛前壁心肌梗塞。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得知後立即派遣一隊心臟病專家乘專機前往日喀則,時任辦公廳主任溫家寶任搶救小組組長。溫家寶到達拉薩後,乘直升機前往日喀則的班禪新宮德慶格桑頗章。
 
搶救進行兩個小時後,守候在班禪身邊的嘉雅活佛對救助人員說到:你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現在請把大師交給我們吧,讓我們按照藏傳佛教的儀軌處理。隨後,全國人大常委會開始編寫訃告並準備在十世班禪去世後發佈,訃告中稱偉大的愛國主義者,著名的國務活動家,中國共產黨的忠誠朋友,中國藏傳佛教的傑出領袖,十師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在日喀則新宮德慶格桑頗章逝世,享年51歲。”29日晚2016分,十世班禪因搶救無效而圓寂。
 
圖為1989215,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追悼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