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情是花的香,爱是树的汁。
当全情成爱,佛便诞生在那里;
当全爱成情,菩萨就玉立在此处
  • 214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楊枝不是楊柳枝

         在網路上找到一篇關於楊枝的文章,當中指出,用來 嚼的木枝是一種叫蒼耳的根莖。還有,在文中提到龍樹菩薩的長年(壽)之術是洗鼻--- 用鼻子啜水。龍樹菩薩是密教祖師,令我想起修四度加行圓滿灌頂那天,我們曾做過一系列遠古僧徒日常行法儀軌,當時感覺是挺莊嚴的宗教儀式,卻不怎麼了解箇中動作的含意,譬如用牙齒咬住一块木就是其中一項。今天想來就明白了,原來中世紀修行僧侶要做那麼細緻的方式方法,特別對真言宗的行者尤其重要,試想若口腔污臭的话,如何唱誦菩薩真言?因此,嚼齒木是一項修法,感恩祖師傳承。

         眾所周知日本的佛教事業是經中國傳遞去的,進而也融入了民間文化裡,從前沒有牙籤的,到後來有了齒木的概念,“楊枝”的由來就可想而知了。

          還有,再就是在古印度那裡是沒有像我們江南湖畔婀娜摇曳的柳樹呀,因此“ 楊枝”,我估計像我們北方的楊樹可能會有,會不會是後人翻譯錯誤,將楊樹錯當楊柳樹了?



原譯文:
其木條以苦澀辛辣者為佳。嚼頭成絮者為最。粗胡葉根極為精也(即倉耳根並截取入地二寸)。堅齒口香。消食去癊。用之半月口氣頓除。牙疼齒憊三旬即愈。要須熟嚼淨揩。令涎癊流出。多水淨漱。斯其法也。
次後若能鼻中飲水一抄。此是龍樹長年之術。必其鼻中不串。口飲亦佳。久而用之便少疾病。


然而牙齒根宿穢。積久成堅。刮之令盡。苦蕩淨漱。更不腐敗。自至終身牙疼西國迥無。良為嚼其齒木。豈容不識齒木名作楊枝。西國柳樹全稀。譯者輒傳斯號。佛齒木樹實非楊柳。那爛陀寺目自親觀。既不取信於他。聞者亦無勞致惑。撿涅槃經梵本雲。嚼齒木時矣。亦有用細柳條。或五或六。全嚼口內不解漱除。或有吞汁將為殄病。求清潔而返穢。冀去疾而招痾。或有斯亦不知。非在論限。然五天法。俗嚼齒木自是恒事。
 
 轉為現代白話:
作齒木以味道苦澀辛辣的木條為好,咀嚼之頭成絮狀的更佳。蒼耳根作齒木極好。(應截取入地二寸的蒼耳根。)這樣的齒木,咀嚼後能堅齒香口,消食化瘀。用這類齒木咀嚼半月,口中氣味頓除;假如牙齒痛疼乏力,一個月後即能痊癒。關鍵在於咀嚼透徹,揩刮乾淨,使口中污濁口水流出,再多多用水漱淨。這就是方法。此後,如能用鼻子吸飲一抄水,則這是印度高僧龍樹的長壽不老之術。如鼻子飲水,一直不習慣,口飲漱嘴也很好。久而久之,便會少生疾病。
牙根的污垢,久積會成堅硬之物,所以必須徹底刮盡。如用溫水漱口乾淨,牙齒終生不會腐壞。西方印度絕少牙疼之病,就因有咀嚼齒木的習慣。不能不認識齒木,而將它叫作楊枝,西方印度柳樹很少,是翻譯的人擅自傳譯這個名字了。佛陀的齒木樹就不是楊柳,在那爛陀寺我已親眼目睹。我既然已完全相信,聞者也不必懷疑。同時,在梵文《涅槃經》中也有咀嚼齒木的內容。有人用細柳條做齒木,五、六根齒木都咀嚼在口中,不知道他如何漱口除穢。有的人甚至將嚼齒木時的唾液吞下,引出疾病。嚼齒木本為清潔,那樣反而納垢;希望除病,反而染疾。他們連這些都不明白,那就不值得我們談論了。在印度五天竺之地,僧俗百姓中嚼齒木已成習慣,甚至三歲兒童也已被教會嚼齒木。教內教外,都得到嚼齒木的益處,好壞即已說明,是否實行,隨你所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